慕容芸妍忙伸手拦住她,不想让她在说下去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8
  • 来源:天天看大片特色视频_天天曰夜夜曰视频免费播放_大片免费观看视频

  慕容芸妍忙伸手拦住她,不想让她在说下去,要知道,这样子就只会让德妃娘娘更好地找到借口对负自己。

  德妃娘娘扭着水蛇腰在屋里走了几步,慢吞吞地道:“这个世界上有三种笨人,第一种就是知道原因被打却不知道顶嘴的人,第二种就是知道原因被打还要顶嘴的人,而第三种就是不知道原因被打还要顶嘴的人!”

  “你……”上官敏敏上前一步,就想跟她大吵起来,可是慕容芸妍却一再地拉着她,示意不要冲动,这样只会完全中了她的圈套!最后,上官敏敏不但不把到嘴里的话吞进了肚子里!

  慕容芸妍站直了身子,然后道:“玉贵人愚钝,还请德妃娘娘明点!”

  这宫里竟然会有这么不受气的一个女子?德妃娘娘心中暗自惊叹。接着,她坐了下来道:“小清,告诉她们究竟是哪个地方做得不对!”

  “是!德妃娘娘!”小清转过身上,表情一点也不逊色于德妃娘娘的冰冷:“对德妃娘娘说话,竟然也不带自己的职称,这就是在皇宫里的大忌了!”

  慕容芸妍和上官敏敏对望一眼,原来是因为这样鸡毛蒜皮的小事情!好汗不吃眼前亏,一切只有忍,才能化干戈为玉帛了。慕容芸妍马上行了个礼道:“谢德妃娘娘教诲,玉贵人会永记在心的。”

  “芸妍……”上官敏敏一急,马上道出了她的真实姓名,她怎么可以这么轻易地就认输了呢?那以后的日子不就是让人任意地踩在脚下了?

  听到她叫自己的真实名字,慕容芸妍一下子暗向她扫了个眼色,自己现在的身份可是慕容雪情啊!

  上官敏敏一愣,知道自己犯错了,可是这时已经迟了,德妃娘娘清清楚楚地听到了上官敏敏刚才说的话:“芸妍?你不是叫慕容雪情吗?怎么还有个这样的称呼?”

  慕容芸妍一愣,但是没有显示出半点的紧张,她轻轻一笑道:“回德妃娘娘,那是我娘给我小时候娶的乳名,所以说芸妍和雪情两个名字,都是我的!”

  上官敏敏心里长长地吁了口气出来。德妃娘娘眼光扫视了一下她们,没有发现什么异常,看她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,量她也不敢做出什么欺君之罪的事情出来。

  就在这时,外面传来了太监的声音:“皇上驾到——”

  皇上?他这么快就亲临西九宫了?

  没有过多的时间犹豫,德妃娘娘,慕容芸妍和上官敏敏三个人排在了前面,当皇上一进来的时候,她们马上行了个礼。

  礼毕,皇上一脸惊讶地看着德妃娘娘:“咦?德妃,这么一大早的,你怎么就到西九宫来了?”

  德妃娘娘一脸的巧笑:“皇上,你不也是一大早就来西九宫了吗?”

  “哦?这个……”皇上有些尴尬,总不能跟她说自己因为急着见她,昨天都没有睡好以至今天迫不及待地就跑了过来吧!他想了一下,胡乱找了个借口道:“朕是因为散步,刚巧走到这里的。”

猜你喜欢

他一辈子,只爱过那个与他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女子,

他一辈子,只爱过那个与他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女子,也就是紫魅夜的母妃,魅妃。魅妃本名叫离魅儿,是他亲母妃的远亲表哥的女儿,因为年幼时失去了爹娘,他的母妃怜她孤苦,便把她接进了宫里

2020-02-13

紫魅夜只得不甘地恨恨的看了叶落一眼,然后和叶灵行礼退下。

紫魅夜只得不甘地恨恨的看了叶落一眼,然后和叶灵行礼退下。嫔妃们也纷纷告退,叶落也随着嫔妃们一起退出东宫大殿。待叶落出了东宫,紫魅夜已经与叶灵一起离开,想来已经回宫去了。青儿等在

2020-02-13

脑中的某一根弦一下子到了尽头,之后发生的事情白茫茫一片

脑中的某一根弦一下子到了尽头,之后发生的事情白茫茫一片,什么都想不起来。全身上下,只有那些暧昧的青紫痕迹,和浑身酸软的感觉在告诉她,昨天晚上可能发生的事情……“昨晚……小姐您可

2020-02-13

忽然,一道彻骨的寒光从萧越寒的眼里射了过来

忽然,一道彻骨的寒光从萧越寒的眼里射了过来,那小厮吓的连忙跪了下去:“奴才知错,奴才只是觉得王妃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,怕万一有什么恶意伤到王爷,奴才罪该万死,不该揣测王爷的心思和

2020-02-13

慕容芸妍忙伸手拦住她,不想让她在说下去

慕容芸妍忙伸手拦住她,不想让她在说下去,要知道,这样子就只会让德妃娘娘更好地找到借口对负自己。德妃娘娘扭着水蛇腰在屋里走了几步,慢吞吞地道:“这个世界上有三种笨人,第一种就是知

2020-02-1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