忽然,一道彻骨的寒光从萧越寒的眼里射了过来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7
  • 来源:天天看大片特色视频_天天曰夜夜曰视频免费播放_大片免费观看视频

  忽然,一道彻骨的寒光从萧越寒的眼里射了过来,那小厮吓的连忙跪了下去:“奴才知错,奴才只是觉得王妃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,怕万一有什么恶意伤到王爷,奴才罪该万死,不该揣测王爷的心思和猜疑王妃,请王爷赐死!”

  “连你们也觉得,她变了一个人么……?”萧越寒忽然邪肆的笑了一下。

  “王、王爷……”

  萧越寒只是勾唇,冷冷一笑,并未理会那小厮,转身进了后花园。(请使用http:访问本站)

  当看到那个脱了鞋袜,将一双脚都炮在水里,雪白的小腿在阳光下晒的越发眩眼,而手里不知是从哪里弄来的鱼杆更是摇摇晃晃的在水里,根本没在钓鱼的花想容时,萧越寒站在她身后,眼里闪出探究的目光。

  就在萧越寒走进后花园的那一刻,花想容就已经接到躲在不远处的铃铛的线报,早已经做好的准备。

  花想容的嘴里不知是在哼着什么歌,故意的将鱼杆提了起来,看着笔直的根本掉不上来鱼的鱼钩时,萧越寒忽然走向她。

  “王妃可是在钓鱼?”萧越寒仿佛兴致昂然的问着。

  “呀?王爷……真巧啊!”花想容连忙将一双晶莹剔透的小脚从水里拿了出来,不穿鞋子,直接让白晰的沾着水珠的小脚踩在冰凉的地面上。

  她见萧越寒垂下眼,看向她一双小脚上那几根正调皮的乱动着的脚脂时,分明看见了他眼里的颜色渐渐转暗。

  花想容撇嘴一笑,在心里嘀咕了一句:不过也只是一个下半身动物罢了!

  “王爷今日不忙呀?”花想容仰起一张明媚的笑,笑眯眯的看进他深邃的黑瞳里。(请使用http:访问本站)

  “不忙。”萧越寒扯出一丝淡漠的笑意,转过眼看向花想容的鱼钩:“孤王怎么不知,王妃平日里有钓鱼的喜好?”

  “那只是你没仔细去了解过人家罢了!”花想容对着他眨了眨眼,在看到他眼里腾起的一丝了解了的笑意时,忽然又转身,将笔直的鱼勾放入水里。

  “没有鱼饵,又是笔直的鱼钩,王妃想等到何年何月才能钓上鱼来?”萧越寒今天突然很乖的不耻下问,也正顺了花想容的心思。

  “姜太公钓鱼,愿者上钩。”花想容别有深意的对他甜甜一笑。

猜你喜欢

他一辈子,只爱过那个与他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女子,

他一辈子,只爱过那个与他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女子,也就是紫魅夜的母妃,魅妃。魅妃本名叫离魅儿,是他亲母妃的远亲表哥的女儿,因为年幼时失去了爹娘,他的母妃怜她孤苦,便把她接进了宫里

2020-02-13

紫魅夜只得不甘地恨恨的看了叶落一眼,然后和叶灵行礼退下。

紫魅夜只得不甘地恨恨的看了叶落一眼,然后和叶灵行礼退下。嫔妃们也纷纷告退,叶落也随着嫔妃们一起退出东宫大殿。待叶落出了东宫,紫魅夜已经与叶灵一起离开,想来已经回宫去了。青儿等在

2020-02-13

脑中的某一根弦一下子到了尽头,之后发生的事情白茫茫一片

脑中的某一根弦一下子到了尽头,之后发生的事情白茫茫一片,什么都想不起来。全身上下,只有那些暧昧的青紫痕迹,和浑身酸软的感觉在告诉她,昨天晚上可能发生的事情……“昨晚……小姐您可

2020-02-13

忽然,一道彻骨的寒光从萧越寒的眼里射了过来

忽然,一道彻骨的寒光从萧越寒的眼里射了过来,那小厮吓的连忙跪了下去:“奴才知错,奴才只是觉得王妃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,怕万一有什么恶意伤到王爷,奴才罪该万死,不该揣测王爷的心思和

2020-02-13

慕容芸妍忙伸手拦住她,不想让她在说下去

慕容芸妍忙伸手拦住她,不想让她在说下去,要知道,这样子就只会让德妃娘娘更好地找到借口对负自己。德妃娘娘扭着水蛇腰在屋里走了几步,慢吞吞地道:“这个世界上有三种笨人,第一种就是知

2020-02-1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