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方起是大学生,虽然没有背景、关系,但是是有真才实学的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92
  • 来源:天天看大片特色视频_天天曰夜夜曰视频免费播放_大片免费观看视频

  东方起是大学生,虽然没有背景、关系,但是是有真才实学的,不能当领导也要让他起点作用,所以,他现在在车间里担任材料员,他人品梗直,而这个张踌建是他们车间的主任,十分的刁滑,卑劣。背后工人都叫他鬼见愁。他多次让东方起按照他的意思做假帐,虚报消耗,把厂里东西拿到他私人开的小厂里去。都被东方起拒绝了。对东方起是恨之入骨。有了今天这个机会,他要暗地里收拾东方起就容易的多了。

  东方起心里叹了口气,真是倒霉啊。怎么和拉几聊了这么一会,自己又睡了一觉。就过了一天了。正在想着明天去了怎么办呢,马天良伸手拍拍他,“想什么呢,和你说话都没反应。”“哦,没想什么,就在想明天去了怎么说。”

  “我今天和他说了,说你昨天下班吃坏了肚子,你明天去就这么说,看能不能顶过去了。”“好吧,只能先这样了。哎,你来找我就为了这事。”“哪能呢,要是这么简单,我给你打个电话不就得了。我来找你是因为有好事。”

  “什么好事啊,你可别骗我啊”

  “嘿嘿,是这样的,我以前和雯雯说的给你介绍个女朋友,今天她约了人家,叫你出去见面呢,”

  “我*,不是吧,这都什么年代了,你看看日历吧,老大,都西元280年了,你还玩相亲?”

  “*个毛啊,你天天就知道看书,头都看傻了。告诉你,现在流行这个。”“你蒙谁啊,早多少年都没人干这个了”

  见他不相信,马天良急了,一把拽住他胳膊,“我不管那么多,你今天去也得去,不去也得去”

  “切,你小子还跟我玩暴力。我就不去。”说完,东方起一甩胳膊,呼的一声,马天亮整个人飞了出去,一下子撞到了五、六米外的墙上。

  东方起一下子楞住了,这是怎么回事,难道改造完的肉体真的这么厉害啊,他低头看看自己的胳膊,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啊。可是这爆发力,自己以前做梦也别想有啊,只是轻轻一甩啊,哈哈,这次自己可真的是发了,不管别的是真是假,就凭这把力气自己就可以去参加奥运会了。到时候拿几个冠军,还不是小菜一碟。到时候看还有没有人拿自己不当回事。正在想着好事。头上被重重的敲了一下,马上回过神来。

  “你吃错药了,不去也不用谋杀我啊,我招谁惹谁了我。”马天良怒气冲冲的瞪着他“不好意思啊天良。我不是故意的,这几天锻炼有点过,肌肉发紧,控制不住力气,你别生气,我和你一起去还不行吗。”

  “你小子,哎哟,算了,今天算我倒霉,以后在有这种事,打死我也不参与了。”边说边揉着肩膀。

  “别啊,好人有好报啊,今天这顿饭我请,怎么样,这样可以安慰你受伤的心灵了吧。”

  “少来了,给你介绍女朋友,当然你请了,今天不算,回头在请我一次。”

  “好好好,你说怎样就怎样,这行了吧。”

  “好,这可是你说的啊,可别说是我逼你的啊。”

  “ok,我不会赖帐的,快走吧。”

  两人分别跨上自己的磁动车,往新城区开去。马天良带路,很快的两人来到了新城区一家酒吧。把车放好后。东方起抬头一看,新月酒吧,“我说天良,这个酒吧我们好象没来过吧。是不是新开的啊”“你天天窝在老城区。新城的酒吧你来过几家啊,这家酒吧都开了两年了。”

  东方起不好意思的笑笑。两人推门而入。里面人声鼎沸,好不热闹,强劲的音乐立刻充斥了东方起的耳朵。

  “哈哈,好久没跳舞了,走,先去活动活动。”说完,东方起急不可待的往里挤去。

猜你喜欢

两道气流也互相你来我往地在相撞着。

两道气流也互相你来我往地在相撞着。气流刮动场中的石砖一一地被卷上空,石砖在我们的头顶半分处便自动的被震成粉碎,往四面散开。我的真元能很显然的比不上麦天,我一步步的被逼后退着,每

2020-02-23

我进了“宾馆部”,这次,守卫并没有拦住我

我进了“宾馆部”,这次,守卫并没有拦住我。教员室在哪里呢?我心里想着。走在铺着红地毯的走廊上,我张目四望。管他呢,我是来找麦克鲁的,又不是真的是爱莲那,怎么竟要找起教员室来了。

2020-02-23

一个人的杀意,原来可以这么可怕

一个人的杀意,原来可以这么可怕。“血银手!”城墙上方的将领大惊失色的惊呼出声,“千小姐,南风国此次进攻此关的乃血银手,末将恐怕不是对手。请千小姐立即快马朝国内赶返,末将无论如何

2020-02-23

当夜,残韧终于知晓阑风晨停留王府的原因

当夜,残韧终于知晓阑风晨停留王府的原因。朝廷即将对上清国用兵,战事将由秦王爷一手主持。阑风王禁不住阑风晨的哀求,只得带着阑风晨赶至陈留,希望秦王爷日后能带着阑风晨上战场锻炼一番

2020-02-23

东方起是大学生,虽然没有背景、关系,但是是有真才实学的

东方起是大学生,虽然没有背景、关系,但是是有真才实学的,不能当领导也要让他起点作用,所以,他现在在车间里担任材料员,他人品梗直,而这个张踌建是他们车间的主任,十分的刁滑,卑劣。

2020-02-23